肆期

“我的星星啊。”



没有雷点,也没有什么和我讲话的时候需要注意的地方,称呼请随意>//<



Q号2157079838,欢迎来小窗噢



头像是恹恹给的!






圈杂,只产米英的粮,正在为漫威各cp蓄力中><

【米英】Night and day


#2018阿尔弗雷德生贺米英24连弹企划

#祝阿米生日快乐♡♡

#12:00




*总裁×神父,老夫老妻粘腻日常,流水账


NIGHT AND DAY*


   清晨的阳光透过彩绘玻璃照到他的身上,照到从黑袍里露出来的一截脖颈上,照到被纤长的睫毛遮盖了一半的绿色眼瞳上,照到了阿尔弗雷德心里。

……

         五月了,阳光明媚,街上的情侣们偶尔交换一个吻,单身男人牵着大狗走过街头,然后它会偶尔搭讪街边的野猫。橱柜里的衣服清新干爽,就像是小姐们脖颈旁的香水。

         现在是早晨。

         床头的闹钟响了,亚瑟坐起身来,毯子从肩上滑落到腰间,露出他被睡衣包裹着的上身,裸露出来的肌肤白的过分,阿尔弗雷德一把拂掉闹钟,他似乎还没睡醒,他揉了把自己乱蓬蓬的金发,半支起身在亚瑟的颈侧落下了一个缠绵的吻。

         “早安,”阿尔弗雷德笑着说,还带着睡意的蓝色眼睛盯着亚瑟看,“你要去工作了吗,神父先生?”

         “嗯,早安。”亚瑟虽然被他的吻惹得耳朵尖红了红,但还是回应道,“工作是必须的。”

         说罢他就从床上下来,开始换衣服。

         他修长的手指解开睡衣的扣子,白皙的皮肤渐渐被剥露出来,阿尔弗雷德也不扭开目光,就以刚才的姿势直勾勾地盯着亚瑟。他脱下上衣,就坐到床上开始脱裤子,阿尔弗雷德看着他的背说道:“宝贝,你的腰窝可真可爱。”亚瑟没回头,只是回道:“不要一大早的就开始胡闹了,马上就要到时间了。”摆着一副冷淡的架势,淡淡的红晕却一直蔓延到脖颈周围。

          阿尔弗雷德知道他脸皮薄又在乎工作,就没再说一些调戏的情话,只是视线还是没有移开过。

         亚瑟的“工作服”是黑色的长袍,衬得他本来就白的肤色更加白了些,简直显得有点病态,他生的一副精致的长相,配上这衣服让他从内到外都散发着禁欲的气息。阿尔弗雷德爱惨了他穿着这件衣服的样子,甚至曾经提议过让亚瑟穿着它和他做,当然,被亚瑟一口回绝。

        “工作加油,我今天早点处理完事务,争取早点回来陪你一起吃晚饭。”阿尔弗雷德一边穿衬衫一边对快要出门的亚瑟说。亚瑟回过头朝他笑了一下,回应道:“你也加油。”

         工作自然是比较枯燥的,但是这两个人总能有动力把那些麻烦事全都有条不紊地处理完。

         当然,主要的动力还是可以早点回家,早点看到自己的爱人。

         今天很意外地,阿尔弗雷德早亚瑟一步到了家,于是他就翻出冰箱里仅剩的一点食材做了些饭菜。他拌色拉的时候,亚瑟刚好回来,风尘仆仆得像是个旅人。

        “欢迎回来,”阿尔弗雷德停下手中的活,转身看着亚瑟,他笑了笑,带着关切说,“今天很忙吗?”

         亚瑟看着他围着围裙一副家庭主妇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来,他好不容易停止了笑,说:“嗯,今天加了点活。”

         阿尔弗雷德已经拌好色拉,他把菜端到桌子上,然后脱下那可爱过分的围裙,开玩笑说:“我真想批判一下你的顶头上司们。”

         他指的顶头上司,自然是那些来教堂做礼拜的民众们。

         亚瑟回道:“你可省省吧。”

         阿尔弗雷德一边笑一边把亚瑟抱起来,这个人作为男人真的是不够重,他估计亚瑟俩胳膊还没他一个粗,当然,要是论格斗技巧,他就比不上亚瑟了。

        但至少他还是能把自己的爱人两手抱在怀里并离地的,这让他极有成就感。他亲昵地把脸埋在亚瑟蓬松的发间,直到害羞的英国人推开他。

        “这可不是空话,”阿尔弗雷德和他开玩笑,“要是那些人里有我手下的员工,我就扣他工资,还让他加班,让他尝尝晚回家的滋味。”

         亚瑟笑了,这个美国大男孩总能让他从心底里放松下来,他让阿尔弗雷德放下他,然后自己走到房间去换居家服。

        晚饭时间自然是美好的,他们时而给对方夹一些菜,然后在和对方的刀叉碰到,发出清脆的响声后,开怀地笑起来。

        吃完了晚饭,他们一起收拾残局,途中阿尔弗雷德打破了几个碟子,亚瑟的手不小心碰到了碎片,刮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艳的红色在白皙的手背上十分明显。

        “你还好吧?我去拿个创可贴,”阿尔弗雷德皱着眉头看了看他的伤口,然后快步走向厨房的另一边翻出医药箱。

        创口贴贴好了,阿尔弗雷德就让亚瑟做到沙发上干些他想做的事,还叮嘱他说,伤口不要碰到水。

        电视看完了,猫也喂完了,他们家养的是一只脖子上有一圈黑黑的毛发的布偶猫和一只折耳猫,亚瑟和阿尔弗雷德都很喜欢这两个小可爱,即使他们有的时候并不是很乖巧。

        亚瑟和阿尔弗雷德轮流洗漱,这是亚瑟强烈要求的,因为他看见阿尔弗雷德绿油油的眼睛就知道和他一起洗准没好事。

        到了深夜,阿尔弗雷德去给两只猫倒了些饮用水,亚瑟握着他们的爪子和他们说晚安。

        终于到了睡觉的时间了,床头的灯发出暖暖的橙色光芒,亚瑟正坐在床上看诗集,阿尔弗雷德刚拉完窗帘回来,他蹦到床上,像个还没成年的高中生。

        “该睡觉了吧?”阿尔弗雷德问道,等亚瑟放好书,躺下了,他就关了灯。

         灯熄了。

        阿尔弗雷德在被子里握住了亚瑟的手,问他说:“亚蒂,你还记得我们是怎么恋爱的吗?”亚瑟没有回应,但是轻轻地在他唇边啄吻了一下。

        他当然记得,在青涩的年少时代,他们本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的人,但是爱情总是一个充满了魔力的东西,他们就像两个吸铁石,好像是一天看不到对方就开始难受。亚瑟很清楚这个大男孩为自己改变了多少,他相信对方同样也清楚。

         “晚安,”亚瑟说道,“我的美国男孩。”

          阿尔弗雷德把亲吻落在他的额头上。
        
         他们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就像是他们的灵魂,性格,亦或是身体。他们总是契合的过分。

         现在是夜晚。

/////

        因为一些突发状况所以晚了很久,拖累大家了!希望看这篇文的各位都能穿越回7/4 12:00!
       标题来自电影《Night and day》(日日夜夜),想表现出那种日常的幸福感,我个人很喜欢这样的流水账,觉得很温暖很幸福,不知道这种细水长流的爱情的感觉,有没有通过文字传递给大家呢?不过我的文笔还没有到那种程度,但相信以后总会有一天可以把自己的感受传递给大家的!
        感谢观看♡

      













评论(3)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