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期

“我的星星啊。”



没有雷点,也没有什么和我讲话的时候需要注意的地方,称呼请随意>//<



Q号2157079838,欢迎来小窗噢



头像是恹恹给的!






圈杂,只产米英的粮,正在为漫威各cp蓄力中><

【米英】平淡爱情

平淡爱情(上)

字数:2000+(没脸说)
BGM:What are words(Chris Medina)
设定:黑桃KQ
其它:《MARRY ME!》番外
想说的:其实说是番外倒更像是一个小片段的描写?因为最近学习有点糟心所以有点短小……太抱歉了!T T


    清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旁边的窗帘挡去了一部分阳光,阴影恰到好处地遮盖了亚瑟的身子,他比起阿尔弗雷德更单薄些的肩膀呈现着放松的姿态,清澈的绿眼睛闭上了,睫毛长长的,像残破的蝴蝶翅膀,额前的碎发随着阿尔弗雷德把窗帘拨开的动作染上了暖意,小腿露在被子外面,白皙修长,比女孩子的腿还要白上几分,大一号的衬衫领口敞开来,露出锁骨和大片细腻的皮肤。
    阿尔弗雷德走到床边来,给亚瑟盖好被子顺便拉上衣服,带着怜爱地揉了揉他沙金色的发。
    他的睫毛随着阿尔弗雷德的动作颤了颤,阳光在上面镀的一层金粉被抖落掉,他碧绿色的眼眸清澈干净,眼眶微红,兴许是因为刚睡醒的原因,眸里还留着迷糊,衬上那白皙的肌肤,像掉落凡间的天使一样美好。
    “醒了?”
    刚要脱出口的“可爱”被阿尔弗雷德生生吞了下去,梗在喉咙口不上不下,他只好说出这句经典的开场白。
    “嗯……现在几点了?”
     他的眸似乎褪去了几分朦胧的薄雾,那片森林近在眼前。
    “不早了,八点半多。”
     阿尔弗雷德把食指与中指之间夹的烟放到嘴边,微辣的烟雾在肺部逛了一圈,他走到窗边,用左手推开窗,把烟雾从口里吐出来。
    “别抽烟了,对身体不好。”
     亚瑟把被子拉的高了些,把裸露在外面的脖子埋进来,鼻子也埋在软乎乎的被子里。
    阿尔弗雷德没再说些什么,他把烟放在烟灰缸里,转过身子来,看了看亚瑟,把窗子关上了。
    亚瑟顿了顿,把放在凳子上的衣物拿起来,一件一件套在身上,穿上裤子,最后披上一件深紫色的外套。
    “不穿风衣吗?”
    阿尔弗雷德走过来,把换下来的睡衣一件一件扔进洗衣机,顺便从鞋柜里拿出一双靴子放在床边上。
    亚瑟微粉的唇动了动,却没说出些什么,他活动了下手臂,便开始系那黑色的鞋带。
    在第五次把结打反之后,他眼里逐渐显露出不耐烦的神色,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蹲下身来给他系鞋带。
    红晕不再会爬上耳廓了,一切的一切都似乎理所当然,无论是他晚上细心地为他掖好被子,还是现在,他的王在他面前蹲下来给自己系鞋带,他已经习惯于阿尔弗雷德这个男人对他的付出,即使付出远远大于回报。
    这样对阿尔弗雷德不公平,他想。
    他愧疚,他心疼,他又无可奈何。
    眼前的男人依旧意气风发,冰蓝色的眼睛依旧容得下潮起潮落和风来云往,十年以来从来没有变过,他对他的爱,对国家的爱。
    “想做些什么。”
    这句话在他的脑子里徘徊了十年之久,但是却一直没有真正达成过。
    是时候了,该做些什么了。
    他想着,思绪重新回到眼前站起身来的男人,他的身子很高大,投下的阴影把他的身子整个笼罩住。
    恍惚之间,被他拉进怀里去,耳畔传来有力的心跳声和他低沉的私语,肩膀靠在他宽厚的肩膀上,沙金色的发只能蹭到他的颈窝,隐隐约约地,他闻到了些许古龙水的香味。
    阿尔弗雷德以前不会搽古龙水,他想着,怔怔地躺在他怀里,亚瑟的眼帘垂下来,对方的手在头顶磨蹭着,熟悉的热度从那里传过来,似乎是能让人一下子安下心来。
    他没变。
    他还是那个黑桃国至高无上的王,他还是那个冰蓝色眼眸摄人心魄,眨眨眼就能勾去少女的心思的男人,他还是那个,爱着亚瑟的,深爱着亚瑟的人。
    阳光照进来,暖暖的,洒在两个人的身上,在这个时候,他们就像扑克大陆任何一对平凡的情侣一样抱在一起,阳光为他们送上最美好的赞语和祝福。
    轻易地就把怀里的人抱起来,忽视他的反抗,轻柔地吻上去,像羽毛落在唇上,不是带着欲望的深吻,只是淡淡的亲吻,像是初恋的大学生一样,但是烫意却蔓延到脸颊上,亚瑟感觉自己头晕晕的,似乎下一秒就会昏过去,他把手腕搭在阿尔弗雷德的肩膀上,想要推开他却力不从心。
   耳朵边上是他深沉的像大提琴一样的声音,亚瑟只听清了几个字,平时敏锐的听力现在一塌糊涂。
    “我要走了,我要去红心国做生意。” 阿尔弗雷德在亚瑟耳边说,然后吻了吻他泛红的眼角和脸颊,“尽快回来。”
    “不准……不准走。”亚瑟似乎是只听见了“走”这个字,他死死拽着阿尔弗雷德的袖子,眼睛里泛着泪花,“今天是结婚纪念日……你就陪我一天好不好?”
     他像一个被妈妈抛下的孩子一样拽着对方的袖子哭个没完,眼泪在他蓝色的风衣上留下来一片一片的水渍,一言一句像冰锥一样刺痛了阿尔弗雷德的心。
    “对不起……”他说着,刘海无力地垂下来,仿佛一下子老了许多,冰蓝色的眸留下来的只有愧疚,“对不起。”
    亚瑟知道自己留不住他,他是属于黑桃国的男人,他身上肩负着的重任亚瑟自己都无法想象,那会是多么的沉重,爱情是他的枷锁,像藤蔓一样把他困在原地。他识趣地放开那只抓着他不放的手,脸上还挂着泪珠,眼睛失去了光泽与活力。
    噢,你这个可怜虫。
    阿尔弗雷德咒骂着自己,一边强迫自己转过身去,但是亚瑟的低语把他的心彻底留了下来。
    “结婚纪念日快乐,阿尔。”
    他勉勉强强绽开一个笑,那配着泪痕看上去很滑稽,但阿尔弗雷德不在意,他把亚瑟按倒在柔软的大床上吻上他的唇。
     “结婚纪念日快乐,亚蒂。”
   
TBC

终于写出来啦!这篇比正文花的心思更多呢><想写出那种淡淡的温馨的感觉!BGM不知道用的准不准,但是这首歌超级棒的XD

最近学习有点糟心呐,可能会越来越低产×不过会努力的——!

越来越退步(瘫)

评论(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