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期

“我的星星啊。”



没有雷点,也没有什么和我讲话的时候需要注意的地方,称呼请随意>//<



Q号2157079838,欢迎来小窗噢



头像是恹恹给的!






圈杂,只产米英的粮,正在为漫威各cp蓄力中><

【米英】情人节

by叶凉七/肆期


上午7:30

准时的生物钟让阿尔弗雷德首先从梦境里醒来,一边的爱人睡的安详,白皙的皮肤透着点粉红,嘴唇微张,可爱的不像话,阿尔弗雷德露出笑容,低下头去亲吻他的额头,“早安,亚蒂。”

上午7.35

亚瑟从床上悠悠转醒,这还多亏了阿尔弗雷德的吻,他眨了眨眼睛,小扇子一样的睫毛微微扇动,翠绿水润的眼睛惹人怜爱,糟糕的睡姿使得略大的衬衫从肩膀一侧滑下些许,露出白嫩的皮肤,另一边的床已经空了,不过还残余着温度,他掀开被子,穿上睡裤,走到卫生间进行洗漱。

上午8:00

早餐一向由阿尔弗雷德准备,简单的三明治,牛奶,亚瑟洗漱完之后两个人交换早安吻就坐下来开始吃早餐,“我吃完了先出门啦。”阿尔弗雷德首先站起来,

亚瑟点点头,帮他理了理领带,

“别忘了九点钟的约会。”

“嗯。”阿尔弗雷德亲他的脸颊然后离开。

真不知道明明两个人都住一起啦为什么还要一前一后出门去约会.....

还是先去给亚瑟准备礼物吧。

上午8:50
阿尔弗雷德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印有白色圆体英文LOGO的纸袋子,时不时抬起手腕看一眼时间,然后往公园门口看几眼。

亚瑟一般都会提前10分钟到,这次也不例外,白衬衫,黑色牛仔裤,修长的双腿被米色的长风衣遮住大部分,那件风衣还是阿尔弗雷德给他的生日礼物,勾勒出的纤细的腰身让人浮想联翩,他四处张望着,和阿尔弗雷德的蓝眼睛对上之后,匆匆忙忙地往这里跑过来。

“没等很久吧。”

轻快的声音,像早春枝头上的知更鸟,优雅的牛津腔让他整个人的气质出众夺目,他在阿尔弗雷德身边坐下来。
   
“没有啦,这个是礼物!”
   
混合着大西洋暖流的暖暖的嗓音,亚瑟愣了愣,过了一会儿才接过那个纸袋,里面是一只泰迪熊。
   
“谢……”
   
“亚瑟不能走神哦。”
   
他的声音低沉下来,侧到亚瑟耳边,热气扑在他的耳朵上,那上面蒙上浅粉色,低声的笑容迷人极了,亚瑟眼睛不知道往哪里放,一不小心撞上那双蓝眼睛,里面的大海翻滚着波浪,他嘴角微微挑起,把亚瑟环在怀里。

上午9:30

第一站当然是游乐园,亚瑟手里拿着棉花糖,有一点点贴在脸上,粉红色的一小团,阿尔弗雷德恶作剧一般低下头把那一一块糖吃掉,心满意足的看着恋人整个脸颊变红然后回头瞪他,阿尔弗雷德笑嘻嘻的摸摸他的头眨眨眼睛,

“好甜。”

上午9:50

天气十分晴朗,蔚蓝的天空上缀着几朵白云,阳光明媚,照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温暖舒适,阿尔弗雷德悄悄地把手搭在亚瑟瘦削的肩膀上,把亚瑟往他怀里搂过去。
   
“啊……”
   
亚瑟懒得挣扎,也就任由美国小伙抱着,他悄悄地瞟了阿尔弗雷德一眼,蜜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透着炫目的光泽,左耳的耳钉闪闪发光,蔚蓝的眼睛恍若装下了整片大西洋,随着心情而泛起波浪。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他的确很好看。”
   
亚瑟赌气一样地想着,却始终盯着阿尔弗雷德看,他左耳的耳钉,脖颈上的喉结,宽厚的肩膀,还有……
   
“嘿亲爱的你在看什么呢?”
  
亚瑟心虚地移开目光,瞥向旁边的摩天轮。
   
“我们去坐摩天轮吧!”

10:30

摩天轮缓缓移动,虽然是白天,但是城市的风景还是非常美丽,亚瑟呆呆的看着外面止不住赞叹,祖母绿的眼睛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那光芒胜过宝石,漂亮至极,阿尔弗雷德就这样看着他,透过玻璃窗的阳光反射隐隐有点彩虹的感觉,岁月静好。

“亚瑟,”阿尔弗雷德轻轻唤他,如天空一般蔚蓝色眼里温柔满溢,

“嗯?”

“我爱你。”

“唔,啊,啊!?”

“这,这还是摩天轮上呢!”

“你,你说什么啊,笨蛋。”

亚瑟几乎有点语无伦次,脸红透了,然后他看见阿尔弗雷德起身坐到他旁边,

“摩天轮这么有意义的地方,不是应该做点什么吗?”

“做,做什么。”

阿尔弗雷德靠近他的耳垂微微吹气引得男生有点颤抖,

“来接吻吧,亚瑟。”

10:50

“什,什么啊……嗯唔……”
    
阿尔弗雷德略带强硬地把亚瑟的脸捧住,亲上那双薄唇,柔软的触感如同棉花糖一样,甜腻腻的味道让他流连忘返,他细细描绘着亚瑟的唇形,就像在舔舐棒棒糖一样想要把亚瑟吞拆入腹,他完全抵挡不住阿尔弗雷德老练的攻势,被他按在玻璃上,十指相扣。
   
阿尔弗雷德撬开亚瑟的牙关,在口腔里攻城掠地,刚刚还吃过棉花糖的口腔充斥着甜味。
   
一吻完毕,亚瑟马上推开阿尔弗雷德,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坐在座位上,瞪了对方一眼。
   
“亲爱的,该下去了。”
    
阿尔弗雷德扬起嘴角,亚瑟愤愤地看了他一眼,站起身来。

11:20

“亚蒂,等等我嘛。”后方是大男孩带着撒娇意味的声音,亚瑟仍旧生着气,扔下一句,

“说了别叫我亚蒂!”

“可是你昨天晚上明明答应...”

"闭嘴,阿尔弗雷德。"亚瑟想起摩天轮上的吻就气的跳脚,他还要提昨天晚上?!一圈二十五分钟的摩天轮,这个人硬是强行接吻了二十分钟,亚瑟摸了摸有点红肿的嘴唇,有些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把手里的泰迪熊扔他脸上,

“亚蒂,我错了。”

“我真的错了。”

阿尔弗雷德带着点讨好意味靠近他想要拉他的手,被亚瑟拒绝。

“阿尔弗雷德,你离我远点。”

精力旺盛的十九岁,自己真的难以招架,亚瑟想到昨天晚上的疯狂,甚至有点怀疑起来人生来,

是不是,不应该这么由着他。

“你理我一下嘛。”

“不要。”

阿尔弗雷德几乎有点自暴自弃的又追了上去,

“亚瑟。”

他表情凝重,似乎想要说什么严肃的事情,

“嗯?”亚瑟被他有点吓到,好奇的看着他,

“你再不理我,我就直接抱你回家去。”

11:30
亚瑟的脸烧的更加红起来,直红到耳朵根,他看了看阿尔弗雷德,对方深邃的蓝眼睛直直地盯着他似乎是想把他整个人看穿似的,他眼睛到处乱瞟,不知道该放哪里好。
   
“亲爱的,看着我。”
    
阿尔弗雷德把亚瑟扳进怀里,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强迫他看着他。
   
“嗯?”
   
“真的把你抱回家哦。”
    
阿尔弗雷德语气坚定,仿佛在说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我我我们去吃饭吧。”
   
“好。”
    
阿尔弗雷德笑着,牵起亚瑟的手往一家饭店跑过去。

12:00

虽然有点不情愿但是仍旧十指相扣的慢慢走在大街上,阿尔弗雷德领着亚瑟到已经预定好的法国餐厅,在看见老爸的一瞬间亚瑟几乎又想甩开阿尔的手,

“胡子混蛋?!”亚瑟拽着阿尔弗雷德就想往外面走,又被阿尔弗雷德挽住肩膀,

“你前两天不是和弗朗打架了吗?”

“关你什么事。”

“弗朗西斯说他今天请客。”

“喂喂我可没说啊,”弗朗西斯看着面前无时无刻秀恩爱两个人,感觉受到了伤害,阿尔弗雷德看了弗朗西斯一眼示意,弗朗西斯无奈的抬手,

“好吧好吧,全部免单。”

反正早就付过钱了不是吗?弗朗西斯看着两个人走向座位,勾勾嘴角,

情人节啊,今天就早点打烊回去陪马修吧。

弗朗西斯走向柜台,拍了拍服务生,

“那两个最闪的金发情侣,记得给他们送一份甜点,提拉米苏,名义的话,嗯,祝他们幸福吧。情人节快乐。”

12:30

“免单什么的……是你搞的鬼吧。”
    
两个人并肩走在路上,亚瑟揪了揪阿尔弗雷德的衣服下摆,瞥了他一眼,道出自己早就想说的话。
   
“哎呀,还是被你知道啦,是的!”阿尔弗雷德挠了挠后脑勺,露出一个阳光的笑容。
   
“算了,反正免单也没啥不好。”亚瑟松开他的衣摆,继续往前走着,旁边的美国小伙时不时踢几脚路上的石头,时不时回过头来看看自己,傻乎乎地笑起来。
   
第一次恋爱,都是笨蛋。
   
亚瑟抿了抿嘴,鼓了鼓泛红的脸颊。
   
“我们之后去哪里?”
   
阿尔弗雷德转了转眼睛,然后像一下子想到了什么似的。
   
“要不要去泰迪熊店看看?”
   
“你都送过我泰迪熊了……”
    
阿尔弗雷德瞟了一眼亚瑟,揉了揉他蓬蓬的金发一副了然的样子。
   
“……还是去吧……”

13:30

心满意足的从泰迪熊店出来,两个人手里都抱了一只大大的泰迪熊,听店长说这是情人节特别限定,稍微小一点的是绿色眼睛,大一点的那一只是蓝色眼睛,戴着眼镜。

“你不觉得很像我们两个吗?”阿尔弗雷德笑眯眯的说。

“我才不是熊。”亚瑟反驳他,脸埋进蓝眼睛熊软绵绵的头上。

“接下来,去哪里呢?”阿尔弗雷德看着恋人,认真思考,

“对了,回我们的学校看看吗?”

14:20

有点老旧的校门,因为放假所以打开着,进去的轻而易举,有点窄的石子路,亚瑟记得每天下午放学后,阿尔弗雷德就是在那里无聊的迈着步子等他,在三楼的学生会会议室可以看的一清二楚。

夕阳西下,树影婆娑,那个男生的身影跃动。

那个时候他们还没有在一起,亚瑟高三,阿尔高一,他就那样执着的天天等着他,等他下课送他回家。

亚瑟还记得毕业的时候那个大男孩笑着和他说,

“我会来找你的。”

那个时候,他眼睛里面的难过和悲伤。

幸好,幸好在一起了。

还好,没有错过。

14:40
“嘿蜜糖,还记得我跟你告白的时候我说的是什么吗?”

阿尔弗雷德笑着,阳光侧着打在他的身上,打下淡淡的阴影,他的蓝眼睛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动人的光泽,蜜金色头发像阳光照着的蜂蜜。

“唔……亚瑟我爱你?”

亚瑟眨了眨眼睛,睫毛一闪一闪。

“不是啦!”

“亚瑟,我喜欢你很久了,和hero在一起吧!”

“唔……”

阿尔弗雷德笑容中染上丝丝温柔,他拉过亚瑟,继续往前走。

“你当时好像还说了从弗朗西斯那边抄来的诗……”

“哈哈哈是吗。”

阿尔弗雷德挽过亚瑟,对方挣了几下,挣不开之后就放弃了,也就任由阿尔弗雷德挽在怀里。

“去学校里散会儿步吧。”

“好。”

清风和着远处花朵的芬芳,扑在他们脸上,深深吸一口,清香进入了肺部,在肺部萦绕一圈。

“还记得我当时怎么追你的吗?”

亚瑟舒舒服服地由着阿尔弗雷德抱着他在石子路上走,毕竟这里四下无人,他吸了一口花香,不紧不慢地开口:

“你每天都等我放学,来接我。”

阿尔弗雷德咧开了嘴,树叶沙沙,阴影打在他们两个的身上,仿佛身处电影取景地。

“我在篮球社的时候,亚瑟一直来看我的球赛哦,还偷偷往我的包里塞毛巾和矿泉水。”

“我没有!”

亚瑟红了脸,从他怀里挣扎出来。

“我留着你给的毛巾哦,上面还有会长大人的名字的刺绣呢。”

阿尔弗雷德冲他眨了眨眼睛,宛若演唱会现场的明星。

“你……”

亚瑟鼓起脸颊来, 是啊,谁能够抗拒呢,那个男生每日的等待,有时候伴随着一个棒棒糖,路边的冰淇淋,微不足道的渗人人心,所以当弗朗西斯玩笑般递给他
矿泉水和毛巾的时候,他半推半就,小心翼翼的放进他的包里,像做贼一般落荒而逃。

亚瑟恍惚回忆起那些时候的青涩时光,被阿尔弗雷德看的一清二楚。

“亚瑟。”

“嗯?”亚瑟从回忆里脱身,阿尔弗雷德拉去他的手 ,十指相扣,最让人安心的姿态。

“走吧。”

17:30

夕阳血染一般红,照在两人的身上,却褪去了那份凄凉的味道,剩下的只有温情。

“饿了吗?”

“还好。”

两人走出学校,走在街道上,随着道路的渐渐宽敞,行人的欢声笑语渐渐充斥了耳朵,代替了蝴蝶扇动翅膀的声音和草木抽枝长叶的声音。

“去吃饭吧。”

阿尔弗雷德指着远处一家饭店,湛蓝的眼睛里充斥着光芒,蜜金色的头发染上夕阳的颜色,几乎成了橙红色,整个人的阴影也变成了橙色,整个人有了不一样的活力感。

“等,等一下!”

亚瑟的目光还落在阿尔弗雷德身上,他阳光地笑了笑,转而突然拉过亚瑟的手,亚瑟在被阿尔弗雷德拉着跑了两步才反应过来。

亚瑟几乎是被阿尔弗雷德强迫性地拉向那家西式饭店,高耸的楼顶上有着淡雅的屋瓦,点缀着砖红色的底砖,窗户上有着雕花栏杆,阳台上还有几盆花草,整个楼像一个小别墅一样精致。两人到门口时,亚瑟靠着门板,气喘吁吁。

“没事吧?”

阿尔弗雷德把他往自己这边拉过来,让他靠在自己身上,亚瑟却毫不领情地推开他。

“我……”

“呐呐,亚瑟你看那边,有人在求婚哦。”

阿尔弗雷德指着不远处一对情侣,并不是轰轰烈烈的求婚,不注意根本看不见,男子把戒指从怀里掏出来,戴在女孩子白皙纤长的手指上,略略弯下腰,额头抵上女孩子的,拨开她的头发吻上去。

“真浪漫。”

亚瑟匆匆看了几眼,便不多留,往店内走进去,结果阿尔弗雷德拉住了他。

“亚瑟,你要和我结婚吗?”
18:00

“结,结婚?”

亚瑟说的有些结结巴巴,他有点茫然的看着阿尔弗雷德正经的脸,

“是的。”阿尔弗雷德郑重的点头,

“嫁给我吧,亚瑟。”

“你在说些什么啊,”亚瑟看着左右路边甚至停下来看的人群,不好意思起来。

“我们先回家?”

“我不,”阿尔弗雷德耍赖皮起来,

“嫁给我,亚瑟。”

“我,那个,你先起来啦。”亚瑟去拽他的衣服拉他起来,阿尔弗雷德握住他的手,一脸庄重,

“你先回答我,不然我就不起来。”

亚瑟看见已经有几个路人开始指指点点,脸烧红起来,

“好啦我答应你!”

18:15

“真的?!”

阿尔弗雷德现在像一个得到糖果的小男孩,兴奋地站起来,蓝眼睛闪闪发光,不容拒绝地把亚瑟拥进怀里。

“嗯……”

亚瑟把手扶在阿尔弗雷德的肩膀上,头埋进他的怀里。

路人投来的目光像烈铁一样滚滚烫,亚瑟把头埋的更深了些,布料遮盖的声音闷闷的。

“我们去吃饭吧……”

“好!”

阿尔弗雷德抱起亚瑟,把他举高,在空中转了几圈,才恋恋不舍地放下。

他把他搂在怀里,往那家餐厅走过去。

19:30

两人到了家里,月光已经钻过窗帘照进房间里,照在床上,褶皱形成阴影,枕头上放着一串狗牌。

“亚蒂,来做吧。”

“突然间的……等一下!”

阿尔弗雷德不由分说地把亚瑟按倒在床上,略带着粗暴的亲吻让亚瑟不免回忆起昨晚的疯狂,他想推开阿尔弗雷德,但是似乎失败了。

被动承受着身上人带来的快意,眼角沁出生理性的泪水,幸福但是羞耻的感觉。

20:20

阿尔弗雷德清理过亚瑟的身体以后,他就沉沉地睡过去了,他在亚瑟额头上烙下一吻。

“晚安,亲爱的。”

FIN.

迟了很久的情人节贺文TvT
写到后面可能比较草率了,很抱歉!
七七说她想写结尾,所以可能有个番外×

谢谢您的阅读!

评论(5)

热度(91)

  1. 叶凉七肆期 转载了此文字
    和肆期亲爱的的联文,拖了很久错过了情人节也是有点。。谢谢亲爱的写的结尾非常棒。如果有时间大概会补个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