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期

“我的星星啊。”



没有雷点,也没有什么和我讲话的时候需要注意的地方,称呼请随意>//<



Q号2157079838,欢迎来小窗噢



头像是恹恹给的!






圈杂,只产米英的粮,正在为漫威各cp蓄力中><

【米英】追逐光

总裁米×神父英

R15

此二章全年龄

attention:
*或许有令人不适的呕吐描写,病态描写
*纯米英,无其他cp
*有神父米,不过非3p,cp向为总裁米×神父英/神父米×淫魔英
*总裁神父为主,神父淫魔为副(大约于第5章出现)



追逐光

【00】
阿尔弗雷德看着亚瑟沐浴在清晨阳光下的身影,那瘦小的身躯的影子蔓延了几乎大半块十字架躺着的地板,恍恍惚惚,眼前仿佛冒出了亚瑟坐在床上,卷着一条薄薄的羊毛毯,嘴里叼着雪茄龙,用自己送给他的打火机点燃,然后吞吐着烟雾的样子。

现在的他褪去了世俗与恶髓,穿着一身黑袍,就站在那个教堂高地——那个整个教堂里阳光蔓延地最繁盛的地方。

阿尔弗雷德死死地盯着那个阳光下的身影,眼睛一瞬也不敢挪开。

神爱世人,他说。

亚瑟背过身子去,从那彩绘玻璃窗唯一的缺口那里跳了下去。阿尔弗雷德跳上台阶试图抓住他,可只抓住了一手空气。

他往窗外看过去,黑袍子被风吹的鼓起来,他的金发在阳光下闪耀,不用看都知道他面带微笑,阿尔弗雷德感觉自己在做梦,亚瑟仿若追逐着阳光。

砰。

梦醒了。



【01】
落地窗外面的天空清澈干净,室内的家具简洁大方,这确实是个好地方。

但是亚瑟拒绝住在这里,只是因为一个荒谬的原因。

——这里没有十字架。

“你这怪老头,你每天吃的就是十字架吗?”阿尔弗雷德把领带扔在桌布上,脱下挺括的西装,把它放在椅子上,在这个过程中亚瑟仍在不停地寻找着十字架式样的装饰品,但是他显然失败了。

“老古板,这儿可没有你那迷信的东西,不想住就回你那教堂去。”阿尔弗雷德在说教堂时差些就脱口而出“破教堂”,幸好他至少还知道这种措辞定会让亚瑟生起气来,所以他及时住了嘴。

亚瑟没有理会他,他径直走到厨房去开始翻东西,他打开柜门,一盒咖啡砸在他头上,他在阿尔弗雷德的笑声的背景音乐里淡然地捡起那盒咖啡,放回柜子里去,略扫了几眼柜子,便把柜门关上了。

“这里连红茶都没有吗?”亚瑟皱起眉头来,看着笑到捂着肚子的阿尔弗雷德,被盯着看的人停下了笑,他盯着亚瑟的脸看了许久,半晌蹦出一句牛头不对马嘴的话。

“亲爱的,你可真可爱。”

亚瑟叹了一口气。

“阿尔弗,别试图转移话题,还有,别叫我老头子或老古板。”

阿尔弗雷德认真地点了点头,然后转了转眼珠子,站起身来穿上那身西装。

“我去帮你买红茶和十字架项链。”

亚瑟愣了许久,直到阿尔弗雷德把门乓上之后他还没什么反应,呆呆地坐在椅子上。

电话响了起来,来电人显示是阿尔弗雷德,他恍惚着拿起那部震动着的手机,三个大字映在他的眼睛里。

ALF。

他顿了顿,按下了接听键。

对方浸透着墨西哥阳光和大西洋水汽的嗓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中间还夹杂着些许其他人的声音。

也许是在商场吧,亚瑟想。

“嘿甜心,你要什么样式的十字架?”

亚瑟咬了咬下嘴唇,那里泛白起来。

“随便吧。”

对方的声音一下子被浸没在名为“沮丧”的水罐子中,似乎隔着眼前这块钢化膜亚瑟就能看见阿尔弗雷德呆毛都耷拉下来的样子。

“不行,你必须得选一个。”

亚瑟松开咬的出血的下唇,舔掉上面的血,好像一只舔舐着牛奶的猫咪,他眨了眨眼睛,睫毛像小扇子一样扇动,惹人怜爱。

“有什么?”

“呃,有黑檀木,柚木,银制……还有,……”

阿尔弗雷德用肩膀夹着电话,一边看着柜子里的不同类型的十字架,遇到不认识的就直接跳了过去。

“……银的吧。”

亚瑟按下免提键,把通话音量调到最大,走到自己的背包前,从里面拿出一罐药,从里头拿出一粒。

红白交加,宛若世间生命与救赎,红色的部分仿佛可以淌下来,慢慢掩盖那未被沾染的洁白。

还有一秒。*1

亚瑟从恍惚中醒过来,去厨房倒了杯水,和着药丸一起咽下去。

药丸随着食道的蠕动,进入胃部,食物残渣会迎接他,那会是多么壮观的场面,他感觉胃里直犯恶心,眼前白光闪烁不散,似乎有彩色的光点在上面浮动。他掐着喉咙直奔卫生间,最后污物随着冲水声进了下水道,他靠在门上,强迫自己拧开水龙头,漱了漱口,然后坐在地上,电话里似乎传来阿尔弗雷德的声音,不过现在他已经没空去理会这些了。
   
“亚瑟?!”

阿尔弗雷德的声音。

混合着大西洋暖流和墨西哥阳光的,好听的,有磁性的。

但是他不确保自己之后还听不听得到。

笑着的,哭着的,生气的,吃醋的,全是他。

全是他。

阿尔弗雷德是他生命中的相交线*2。

不行。

还不能……

“啪。”

凉凉的水拍在亚瑟脸上,他还呛了几口水,阿尔弗雷德连忙把他抱在怀里拍着后背顺着气,亚瑟咳了几声,尽最大力气,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人。

“亚瑟?亚瑟!醒醒!”

蜜金色的头发,蔚蓝的眼睛,那副能增添成熟气质的眼镜,怎么压都压不下去的那一撮头发。

阿尔弗雷德。

是他就好,是他就可以。

亚瑟这样想着,窝在阿尔弗雷德怀里睡过去,翠绿色的眼睛闭着,长长的睫毛像蝴蝶的翅膀,明明是成年男性却格外瘦小的身躯,纤细的腰身,白皙的皮肤……这让他看上去像一个洋娃娃。

脆弱的,易碎的瓷娃娃。

“真是的,胃病又犯了吗。”

阿尔弗雷德把亚瑟抱起来,小心翼翼地塞进被窝里,盖好被子,轻轻地在额头上留下一个吻。

“好好休息。”

他把银制十字架放到床头柜上,悄悄地关上门。

“晚安。”

TBC

*1:还有一秒:见《但丁密码》。

*2:相交线:在我理解里,其实是相遇过就马上离开的意思,可能理解不太正确。

说实话我都不太敢打tag

umm,十字架项链其实是定情信物一样的东西,男的送给恋人的话就是会一辈子守护他,不离不弃的意思吧大概。

感谢你的阅读!

评论(10)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