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期

“我的星星啊。”



没有雷点,也没有什么和我讲话的时候需要注意的地方,称呼请随意>//<



Q号2157079838,欢迎来小窗噢



头像是恹恹给的!






圈杂,只产米英的粮,正在为漫威各cp蓄力中><

米英 一吻定情

[米英]一吻定情


上篇

养父子梗


子英真可爱!



    第一次看到亚瑟,是在孤儿院里。
    那个孤儿院里最漂亮的孩子,沙金的发色在夕阳的余晖下染上华丽的橙红色,翠绿色的眼睛被小刷子一样的睫毛覆盖着,皮肤白到了苍白的地步,穿着单薄的明显比他的尺寸大一号的衬衫,还有短短的裤子,全身上下只有粉嫩的嘴唇有着正常的人色,信息素也是甜腻清冷的玫瑰与红茶混合的味道,这的确是一只很可爱的omega。
    但是他的欣赏时光很快就被打破了----被几个调皮的比亚瑟大上几岁的男孩子。
    他们扯着亚瑟寒酸的衣着,嘲笑着亚瑟瘦弱的肩膀和单薄的身子,甚至还有阿尔弗雷德十分看中的白皙肤色。
    “下次咱们把他打扮成女孩子呗,看看他这样子,换个发型谁能说他是个男的?”
    “哈哈哈,这主意真棒,而且他还是个omega。”
    “给他穿女仆玛丽安特的衣服,然后绑在床上拍张照。”
    “我可不保证我不会上了他。”
    “哈哈哈哈。”
    几个坏男孩笑做一团,亚瑟依旧不为所动,但阿尔弗雷德却激动到站起了身子。
     这太过分了。
     他努力抑制住自己发怒而散发出来的浓烈的alpha信息素味道。
    “你们打扰到我看书了。”亚瑟在beta男孩们发出下一阵哄笑之前阻止了他们,他纤细的手臂微微抬起,把怀里的书合上,脸色不是很好看。
    “你还是迟早把你那本破书扔到下水沟里去吧。”瑞尔狠狠地推了一把亚瑟,不过亚瑟并没有如他所愿一般失重跌进喷泉里,而是被抱了起来。
    “没事?”
    “啊,嗯……”亚瑟努力地推拒着身上的外套,毕竟上头有alpha的味道,温暖的大西洋水汽的味道,虽然很好闻,但是他可不想让自己沾上alpha的味道。
    “别动了啦。”阿尔弗雷德感觉亚瑟一直在自己怀里乱蹭,不免把他抱得更紧一些,亚瑟不是很习惯这样的近距离接触,他感觉灼热的呼吸打在他脸颊和脖颈,耳廓染上粉红。
    那几个偷偷跑到别人家看过电视的坏孩子们一下子就认出了眼前的人,菲多原本伸出去想推亚瑟的手也僵在原地不敢动。
    那是当下正红的明星。
    阿尔弗雷德。
    也不能说当下,早在两年前阿尔弗雷德出道的时候,也就是菲多还在玩泥巴的时候,他就靠出众的长相,完美的演技和阳光开朗没有一点点明星架子这几点极为可贵的优点从明星泛滥的年代最早脱离开最底层,跳过中层迈入高层,他的地位到现在也没能一落千丈。
    总的来说,是一个比较神奇的人。
    早知道刚才不和那个柯克兰说话了,菲多悻悻地收回手,看着阿尔弗雷德的背影消失在大门后头。
   “我要这个。”
    院长转过身子来,瞳孔在看到阿尔弗雷德之后骤然紧缩了一下。
    “琼,琼斯先生是吗?我马上帮您办手续。”
     院长走了。
     像逃似的走了。
     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怀里的人已经睡着了,均匀的呼吸声和渐渐放松的腰间肌肉昭示着这一点,小刷子一样的睫毛和细腻的眼皮彻底遮住了碧绿色的眼眸,脸色似乎是因为暖和的缘故,稍稍红润了一些,颈窝里有被打留下来的淤青,甚至还有刀痕,浅浅的,留着粉红色的疤,过于宽大的衬衫似乎是以为刚刚的挣扎,最上面的一粒扣子解开了,当视线落在凸起明显,异常透白的锁骨和隐约露出来的瘦削的肩膀时,阿尔弗雷德强迫自己转移开目光,拉起外套,并且憋住气。
    亚瑟的信息素真是他闻到现在最诱惑的了。
    “琼斯先生?”
    一名衣着暴露的omega护工塞了一份信在阿尔弗雷德怀里,顺便自认为魅惑地勾了勾阿尔弗雷德的衬衫领子。
    噢,真令人恶心。
    虽然心里十分嫌恶,但是阿尔弗雷德还是摆出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谢谢啦。”
   “嗯哼?”
    海德薇莉坐在院长办公桌上,看着阿尔弗雷德怀里的亚瑟。
    “那只小omega是院里最可爱的,你这样带走他,我还有点舍不得呢。”
    她索性架起两条修长的腿搁在桌上,短短的裙摆只能盖住大腿根部,她对于这样的装扮感到十分,不,万分讨厌,但是却并没有什么用,院长可是保证了她这个月有没有饭吃的人,啥都只能听她的。
    “注意你的称呼,伊丽莎白小姐。”
     虽然这番话让他心里的隔阂感少去了不少,但是那个“小omega”的称呼让他感到十分不满。
    小omega什么的,只有他才可以叫。
    海德薇莉叹了口气,她起身准备离开。
    “地址在信上,今晚十点钟。”
    海德薇莉乓上了门,不管身后呆愣着的人,一眼都不给地走了。
    开什么玩笑,她伊莎还从来没学过怎么恭维人。
    真是个……奇妙的人啊。
    阿尔弗雷德掏出衬衫里的信,看着上头花体字写着的“深蓝酒吧”时一下子笑出来。
    “真有意思呢,那位伊丽莎白小姐。”
     阿尔弗雷德并没有开车过来,毕竟最近的一套房子离这家孤儿院只有十五分钟步程,没有那个必要。
    那个房子也足够大,容下两个人简直奢侈。
    “阿尔?”
     马修刚关上房门,就看见阿尔弗雷德抱着个omega走过来,他手里还提着要去给弗朗西斯的水果,他走到阿尔弗雷德面前,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抱着这孩子走了十几分钟,很累了吧,我给你开门去。”
    “不不,这小家伙轻的很,倒是你,快点去弗朗西斯家吧,他很想你了不是吗。”
     阿尔弗雷德清晰地看见马修的脸炸红起来。
   “先,先生那里晚些不要紧的。”
    马修深呼吸了几下,收回过多的枫糖浆一般的信息素,他在阿尔弗雷德摇了摇头径直走入房门之后无奈地笑了笑。
    “快点吧,他肯定在门口等你呢。”
    阿尔弗雷德笑嘻嘻的,手臂上的力道却从来没有减少过。
   “那我就先进去啦,你可要快点了,那家伙估计都等的不耐烦啦!”
   “嗯,明天见。”
   “拜拜!”
   “呼……”
    阿尔弗雷德把亚瑟放在沙发上,对方只是呓语了几声,并没有太大的动静,倒是自己乖乖地把外套更加裹紧了些。
    太可爱了!
    阿尔弗雷德捂住嘴巴忍住想要脱口而出的赞美,双眼难得流露出显而易见的欣喜。
    其实在这个时候,阿尔弗雷德就有了“想把亚蒂娶回家!”的这种愿望,只是没有表露的太露骨而已。
    亚瑟似乎感觉到自己被炙热的视线盯着看,有点不舒服,睫毛上下扇动了几下,像破茧而出的蝴蝶扇动翅膀一样漂亮,刚睡醒的翠绿色眼睛还带着些许迷蒙,白皙的指尖映在黑色的外套毛领上,因为压在外套上压久了,嫩白的脸颊上有着红印,不过看着却似乎更加软糯白嫩。
    “嗯……这里哪啊……”
     “我家。”
     
   

评论(7)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