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期

“我的星星啊。”



没有雷点,也没有什么和我讲话的时候需要注意的地方,称呼请随意>//<



Q号2157079838,欢迎来小窗噢



头像是恹恹给的!






圈杂,只产米英的粮,正在为漫威各cp蓄力中><

米英《无解方程》

   *咖啡店主英和黑道米
  
  *一时兴起,没有详细写大纲,大概是一个暖心的故事。
  
  *字数1500+
  
  
  
  
  
  上 篇
  
   亚瑟的咖啡店坐落于美国某个不知名小城市,生意不算是门可罗雀,也谈不上风生水起,他就过着还算安稳的日子。
  
  
  当然,是遇到阿尔弗雷德之前。
  
  
  那天是个下雨天,街上人撑着伞,花花绿绿的。没有带伞的人便躲在屋檐下头躲雨,但是没有人到店里来,毕竟到店里只坐不点还是有些不礼貌的。 于是亚瑟便坐在柜台后的躺椅上,舒舒服服地看着报纸。
  
  
  “最近还真是不怎么安宁,”亚瑟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准备给自己煮一杯奶茶喝,“真为那些无辜被害的人默哀。”
  
  
  这个时候门上的银铃响起来,带动着红色的缎带一起,吹到外头被雨点打湿了些,阿尔弗雷德走了进来。金色的头发被雨点打湿了,有些粘在耳边,有些垂在额头前。黑色的外衣没有湿透,但也八九不离十了。
  
  
  常客来了,亚瑟想。
  
  
  “需要毛巾吗,先生?”
  
  
  阿尔弗雷德走到柜台前,然后点了点头。
  
  
  “谢了,麻烦来杯中杯摩卡。”
  
  
  “好的,总共15*。”
  
  
  阿尔弗雷德掏出钱来递给他,顺便摸了一下亚瑟常年不干粗活而显得比他细腻的多的手。
  
  
  亚瑟显然是感觉到了阿尔弗雷德故意的举动,不过他也没做什么表示。对于阿尔弗雷德来说也不需要,他耳尖上淡淡的粉色已经出卖了他。
  
  
  “正好15,还有什么需要吗?”
  
  
  “没了,谢谢。”
  
  
  “好的,请拿好牌子到座位上等候,摩卡马上就来。”
  
  
  亚瑟刚想递个牌子给他,结果对方却径自拿了一个13号的牌子,看到亚瑟尴尬地看了他一眼,阿尔弗雷德不由得低低地笑了起来。
  
  
  “我蛮喜欢这个数字的。”
  
  
  “可……这数字不怎么吉利。”
  
  
  亚瑟几乎是艰难地说出这句话,吐出来磕磕绊绊的语句后,他意识到了自己的无礼。
  
  
  “多谢你的关心。”
  
  
  亚瑟知道了这是阿尔弗雷德给他一个台阶下,一边暗骂着自己的迟钝,一边说:
  
  
  “不用谢,是我多事了。”
  
  
  阿尔弗雷德抱以他一个感谢的微笑作为答复,随后便拿着牌子去座位上坐着了。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地下着,不久摩卡就被端了上来,阿尔弗雷德一边谢过一边借过那杯香浓的咖啡,他走神得厉害,以至于对方坐在他对面,说了一句“我想请教您一些问题。”之后,他才意识到那不是亚瑟。
  
  
  “请讲。”
  
  
  阿尔弗雷德差些就说出粗鲁无礼的“你是谁?”,他真觉得自己在队里的习惯该改改。
  
  “您是不是对我们的店长有兴趣?”
  
  
  面前的青年有漂亮的蜜金色头发,在脖颈后扎了一个短的小辫,蓝紫色的眼睛让人移不开目光。
  
  
  “是。”
  
  
  阿尔弗雷德直截了当,毫不避讳地说。
  
  
  还顺带着瞟了眼明显在偷听的亚瑟。
  
  
  “嗯……我先告诉你一件事,亚瑟的确是同性恋,并且是个0号。”
  
  
  “您说这种话,也是通过他同意的吗?”
  
  
  “是的,这是当然。”
  
  
  “那么,既然您都这样说了,我觉得我要说一下我的想法了。”
  
  
  阿尔弗雷德锐利似鹰的蓝眸直直地盯着对方漂亮的双眼看,弗朗西斯不禁想到:这真是个可怕的男人。
  
  
  “我对亚瑟先生的喜欢,是终生性质的。”
  
  
  弗朗西斯默不作声。
  
  
  “请允许我说些无礼的话,”
  
  
  阿尔弗雷德的眼神中掺杂了其它一些东西 ,
  
  
  “这次您想必是受亚瑟之托,或是自己想要为他解决这个问题——这些都不重要。若是这次谈话的原因是我的行为令亚瑟先生感到困恼,那么只需他一句话,我就会停止。”
  
  
  “但是若不是,我还是会继续追求他的。 ”
  
  
  亚瑟一字不落地听清楚了阿尔弗雷德与弗朗西斯的谈话,他扶着桌沿的手微微地收紧了些,力道足以让指关节泛白。
  
  
  “如果这次谈话到此结束,恕我就此离开。”
  
  
  “慢走。”
  
  
  这次回答他的是那个熟悉的,醇厚的,好似大提琴与小提琴糅合而成的混着潮湿气味的声音。
  
  
  阿尔弗雷德明显心情好了些,原本要捏扁杯身的动作也停下,往左身后随便一扔,那个茶色的纸杯就应声掉进了垃圾桶。
  
  
  “你真的要和他交往吗?”
  
  
  弗朗西斯很困扰似的叹了一口气。
  
  
  “那家伙不是什么安全的人。”
  
  
  亚瑟重重地关上收银机的小门,往外面看了眼,天色已经不早了,便说:
  
  
  “时候差不多了,关店回去吧。”
  
  
  弗朗西斯调笑道:
  
  
  “你这固执的脾气,和那家伙倒很像。”
  
  
  “别说了,弗朗西斯,你可也快回家去吧。”
  
  
  亚瑟从衣架上拿下风衣,套在身上朝外头走去,最后他撑开了伞,还不忘回头说一句:
  
  
  “别忘了锁门。”
  
  
  
  
  
  
  

评论(4)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