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期

“我的星星啊。”



没有雷点,也没有什么和我讲话的时候需要注意的地方,称呼请随意>//<



Q号2157079838,欢迎来小窗噢



头像是恹恹给的!






圈杂,只产米英的粮,正在为漫威各cp蓄力中><

【米英】我收到的第一份生日礼物

*前雇佣兵×前狙击手,前期黑米注意

     还有一个星期就是亚瑟的生日了。

     今天他要出门,这里的冬天总是十分地寒冷,他用风衣把自己裹起来,如果羽绒服干了的话,他绝对会选择那件更加保暖的。白皙的手指穿过口罩的带子,套在耳朵上,围上棕色的长围巾,带上钥匙手机和钱包就迈出房门。

      这里的夜晚很热闹,人来人往,霓虹灯一亮一亮,光鲜亮丽的包装下是糜烂不堪的实质,小巷里充斥着混混们的威胁声和令人脸红心跳的水声。亚瑟在一个小巷口停下了脚步。那是不可计数的恶行中的其中一件,纹身从手臂蔓延到脸颊的小混混凶相毕露,戴着黑色手套的手紧紧握住看似是回家的白领裸露在外面的手臂,用含糊不清的地方口音威胁着对方。亚瑟叹了一口气,他尽量想要避免这种事情,正准备迈开脚步离开,余光中的一抹金色让他饶有兴味地停下了脚步。那是一个金发碧眼长相不错的人,他揪着混混的领子把他摁在墙上,冲着左脸侧就是一拳。是个热心人,亚瑟想。白领的手伸到对方的衣服口袋里,却被亚瑟一把抓住。

      “不动脑子的热心行为我不会做,但是您这样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呢?”

      亚瑟尽量忽略了阿尔弗雷德震惊的眼神,冷眼看着白领和混混一起向巷子深处跑走了,然后他转身从巷子里走出去,把青年抛在背后。

      阿尔弗雷德愣了愣就追上他,手攀上亚瑟略显瘦削的肩膀,他回过头总算是正眼看了阿尔弗雷德。耀眼的金发和清澈的蓝眸,健康的小麦肤色,应该是个阳光向上的小伙子,一看就和自己这种整日蜷缩在壳里的不是一类人,于是他扭肩躲开。没想到对方纠缠不舍地问:“能请问你的名字吗?”

      亚瑟没办法,叹了一口气,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他也不指望这种鲁莽的人能用自己的个人信息去干什么。

     “亚瑟,亚瑟·柯克兰。”
    
      青年脸上漾开阳光的笑容,对于亚瑟来说过于耀眼。

      “我的名字是阿尔弗雷德,从美国来伦敦打工的。”

       “是吗。”

       亚瑟对他的信息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不再停顿,迈开脚步往自己的目的地走过去,阿尔弗雷德跨了两步就追上了他,开始和他唠叨。

      “你呢?你是本地人吗?”

       亚瑟点点头。

       “是做什么工作的?”

        “普通的上班族而已,你呢?”

        “我在咖啡店打工,就在那边的咖啡店。”

        阿尔弗雷德伸出手指向商场的第四楼,亚瑟看了眼,说:“我平时也有去那里,怎么从来没看见过你。”“我昨天刚开始在那里工作呢。”

       “哦,是这样啊。”

        亚瑟的目的地到了,翠绿的眼睛里映出灯红酒绿的酒吧模样,他推开门,门上的铃铛叮当作响,阿尔弗雷德来不及思考为什么要停下脚步,就紧跟着他进了酒吧,在吧台前面坐下。

       “你跟着我干嘛?”

       阿尔弗雷德似乎不太适合应付这种场合,坐在亚瑟旁边局促不安,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好,听到亚瑟突然的问话被吓了一跳,立马从椅子上站起来。

     “呃,我想和你交朋友。”

       亚瑟挑挑眉,看着他伸在半空中不上不下异常尴尬的右手,只好伸出手去回握。和亚瑟常年被包裹在黑色皮革下的手不同,对方的手心里传来暖意,因为皮肤的接触而顺着血液流到心里,“扑通扑通”,再从心里泵到全身。

       亚瑟连忙松开手,对方的温度过于炙热,会把他这个甲壳类动物烫的遍体鳞伤。

      “你不适合和我交朋友。”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憨厚正直的美国小伙?”

       亚瑟讶异地看向那个醇厚的声线来源,却不小心撞进了一潭过于深沉的蓝眸,对方的嘴角微微上挑,熟练地叫来酒保。“一杯曼哈顿。”单词流畅地从他嘴里吐出,一个一个蹦进亚瑟的耳朵里,撞击他迟钝着的脑袋。

       “是。”

      亚瑟几乎是下意识地说出了这句话,看见对方嘴角的弧度更大了,带着丝丝嘲讽意味,这才意识到被对方耍了,太阳穴的青筋一跳一跳,往嘴里猛灌酒,试图熄灭怒火,但是并没有什么作用,对方一句话又让他怒火中烧。

      “你自以为很聪明,对吧?”

      阿尔弗雷德晃动着手里的酒杯,看着颜色的交融和碰撞,嘴角的微笑从未散去,轻声说出的一句话让亚瑟沉眠的灰色记忆重新复苏。

      “自大不是个好习惯,前狙击手亚瑟·柯克兰。”

       “你给我闭嘴。”

       亚瑟恨不得把酒杯砸在他金黄色的发上,但他知道不能这样做,握着酒杯的手收紧起来,薄薄的玻璃快要散架。

      “别这么生气啊,我这次来是真的和你交朋友的,我已经退出组织了,现在咱们都是组织的追捕对象。”

       青年冲他眨眨眼,亚瑟被闪得晃神,他清了清嗓子,把酒杯放在桌子上。

      “你直说吧,你想要什么?”

       阿尔弗雷德倾身,嘴唇凑到他的耳边。

       “我们合作,说不定能逃脱组织的追捕。”

       亚瑟暗暗权衡了下利弊,点了点头。

      那之后他们就同居了,说是同居也不算,阿尔弗雷德早出晚归,出门两头有星星,亚瑟天天蜷在家里用电脑调查组织最近的动向,虽然他问阿尔弗雷德的时候,对方总是对于自己在做什么闭口不谈,但是凭借每天回来从黑色背心上渗出来的血迹,亚瑟不动脑子也知道他在干什么。

      阿尔弗雷德会在半夜十二点左右到家,在沙发上点燃一支烟。亚瑟就坐在他旁边,电脑放在茶几上,手指“啪嗒啪嗒”地打着键盘,输入一串串代码。两个人会沉默许久,阿尔弗雷德吸完烟之后就会去洗澡,但是他今天没有。

      他环过亚瑟的腰,嘴唇轻轻碰上对方的,轻车熟路地亲吻,舌尖舔过对方口腔和牙龈,掠夺空气与唾液,亲吻技巧过于熟练,亚瑟皱皱眉头,几乎忘记呼吸,脸上浮现出红晕。腰侧的手渐渐下移,熬夜许久的他没有那个力气去挣脱,另一只手按住后脑勺,亚瑟被迫抬起脑袋,脖颈的弧度太过优美,恍若濒死的天鹅,阿尔弗雷德在脖颈上落下吻,疼痛让亚瑟瞬间清醒,使了此生最大的力气推开对方。

      “请认清我们之间的关系,谢谢。”

       亚瑟在迈进房门的前一秒停下了脚步,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亚瑟,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

      亚瑟开口才觉自己声音沙哑颤抖,他本想直接拒绝,但是过于复杂的情感让他犹豫了。

     “我再考虑一下。”

      这“一下”就是半年。两人的关系更加亲了些,但是对于那件事都默契地绝口不提。

      今天是亚瑟的生日。

      阿尔弗雷德经过花店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进去买了一捧蔷薇。他十分清楚自己对亚瑟的感情,他理所当然地爱上他夺目的沙金色头发和动人心弦的翡翠色眼睛,还有他掩藏在腐败的黑暗下温柔的性格,他爱他,爱这个人,亚瑟·柯克兰。但是他不知道亚瑟对他的感情,是厌恶还是喜欢,还是根本就是没有感情。

      这个时候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真的变成了为恋爱烦恼的美国小伙。

      今天他早些解决了周围的人,八点钟回到家,亚瑟坐在沙发上喝红茶,看到他回来就抬头看了一眼,被对方手里的蔷薇夺去了目光。

      “生日快乐。”

      这是亚瑟和他相遇以来第一次看见他脸红,真的像刚开始见面的时候他脑中构思的那个性格。他接过那捧花,蔷薇还带着露珠,淡粉色的花瓣让人心生爱怜。

       “谢谢。”

      这是他第一次收到生日礼物。

      也是他第一次恋爱。

     

TBC.

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也是一点点微薄的回礼,不要嫌弃就好了
    

评论(8)

热度(48)